兄弟、老板达不成协议,兰考县中心医院成这场纠纷的“背锅侠”?

大河报·大河客户端记者 郑松波

工地打工被砸伤,砸出了一场不大不小的纠纷。令人没想到的是,这场纠纷因为赔偿问题至今没有结果,病人“赖”在医院不肯走,导致医院成了“背锅侠”,不仅被占一个床位,而且还要自掏腰包给这位病人买饭吃。“你说我们上哪儿说理去!”护士长黄云霞哭笑不得!

赖在医院不走,病人成“大爷”

11月4日,兰考县中心医院接到一名特殊的病人。

这个病人叫崔振轻,男58岁。在荥阳一处建筑工地打工。因为在工地被砸伤,被老板赵勇“舍近求远”送到兰考救治。经过诊断,崔振轻左股骨转子间粉碎性骨折,右侧胫骨近端骨折,右大腿处软组织损伤。“从荥阳到兰考他们跑了两个小时”接诊的医生介绍说:“当时患者赶到全身多出剧烈疼痛,功能活动受限,我们检查后,以‘多发伤’为诊断收入外五科进行治疗。”

除了这些伤,崔振轻还有一些旧伤,包括右侧骨干陈旧性骨折,左手第1、2、3指末节缺失,双下肢血栓形成;左股骨干骨折等。

11月28日,医生为崔振轻做了手术,其伤情恢复良好。12月14日,医生为崔振轻手术缝合处拆线,同时把固定石膏也去掉。因为不需要其他治疗,此时他完全符合出院条件。但是令大家没想到的是,崔振轻的兄弟和老板都拒绝露面,医院多次联系他们,先是被拒绝,后来干脆连电话也不接了。崔振轻本人也拒绝住院,称如果老板不给他一个说法,他坚决不出院。

“刚开始我们劝他出院时,他还跟我们说句话,后来就干脆不理我们,我们跟他说话,他就不吭声”护士长黄云霞告诉记者:“虽然他伤好了,但是活动还是受限,身上也没钱,每到吃饭的时候,都是我们自掏腰包给他买好送过来,他就看一眼,最多说一声‘放那儿吧’,连句谢谢都没有。”

黄云霞说:“现在病人多,床位很紧张,很多病人住的是加床,他都符合住院条件了,还占着个床位,这算哪门子事儿。我们跟警方联系,警方说他们也无能无力。现在在我们这儿已经住了半个多月了!”

知道这样做不对,但是我还得住

12月27日上午,记者来到兰考县中心医院外五科,走廊内不少病人正在打针输液,护士医生来来往往显得十分忙碌。

崔振轻所在的病房是标准双人病房,他住在外侧的床位上。此时他正半坐在床上。“崔老哥,你的伤怎么样了?”记者问到。见到记者,他并不感到吃惊,而是和记者聊了起来。他掀开被子让记者看自己的腿:“现在好多了,腿能垂到床边,拄着双拐可以走两步。”

“这边没人陪着你吗?你家人呢?”

“我父母都不在了,我也没结过婚,也没孩子,刚住院的时候俩侄子来照顾过我几天,后来我兄弟来过几次,现在都走了。”

崔振轻说,他离家在外已经有十几年了,一直靠打零工生活。经人介绍,他给赵勇打工,在荥阳给人盖房子。结果在下午四点多干活时,拉砖的平板车从高处滑落,把他两条腿都砸伤了。当即他被老板送到兰考医治。

谈到为啥不愿出院,他说:“我住院花了六七万,老板给结的账,但是我出院后没法干活了,我得有钱养活自己,老板只答应给我两三万,就不管我了,我不答应他,我要是能干活,一年会只挣两三万?”

“我被砸成这,三两年干不成活,还得有人照顾,再亲的人照顾我,我也得给人家点花销钱,我想着他得赔我十五万。我兄弟和老板在商量赔偿的事儿,可是现在老板也不接电话了。”

“那你兄弟和老板一直商量不好,你就一直在医院住着?外面走廊还住着病人呢”记者问。“咳,你说的是哩,那我也没法啊。”崔振轻叹着气。

各执一词,谁都不愿接老崔出院

对于崔振轻,他的老板和兄弟又是什么态度呢?

记者和老板赵勇取得联系,赵勇告诉记者:“我对崔振轻是不错的。本来他年纪也大,而且有残疾,干不了啥重活。我是看他可怜,才答应他过来打工的。他没钱交房租,还没干活我就先给他钱让他交房租。他住院花了7万多也是我掏的钱。他本人没有医保,我给他拉到兰考就是为了能找点熟人,多少能省点。”

“赔偿的事儿我咨询过律师,赔他3万块钱我认为是合理的,他兄弟不同意,我也跟他说了可以先把病人接出来,赔偿的事儿可以走法律程序,他不同意。谈崩了之后,我只能时候让他看着办,结果他兄弟把照顾他的人都叫走了,撒手不管了。我又不是他监护人,我不可能在医院伺候他啊?后来我再给他兄弟打电话,他兄弟就一句话,少于七万块不说事儿。再后来就不接电话了。”

记者又拨通崔振轻兄弟的电话。他也倒了不少苦水。“他(崔振轻)离开家十多年了,老家没他的房,没他的地,连个吃饭的碗都没有。我去找他老板商量,他说给一万五千块,这怎么能接受?他现在基本上没有劳动能力了,两年后还要二次手术取钢板,这点钱根本不够。我也是过一家人呢,他(崔振轻)的户口也没在我这儿,我把他接回来照顾,没有钱肯定不行。我算过二次手术费、护理费、吃喝拉撒,两年没有8万块钱根本下不来,我要这个钱并不过分。后来他(赵勇)根本就不照头,电话也不接。他让我去法院告他,我没那闲空。”

律师建议,可寻求民政部门帮助

“公立医院虽然具有公益性质,但他们的职责是救死扶伤,已经治疗完毕的病人肯定是要出院的。该出院不出院,不仅产生了一定的医疗费没用,更重要的是占用了宝贵的医疗资源。”

河南天坤律师事务所律师尹伟告诉记者:通常,如果因为家属的原因导致病人无法出院的,从法律上讲,家属可能构成遗弃罪。《刑法》第二百六十一条明确规定,对于年老、年幼、患病或者其他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,负有抚养义务而拒绝抚养的,情节恶劣的,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。但是具体到崔振轻的案例中,其兄弟的做法又够不成遗弃罪,因为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》规定:有负担能力的兄、姐,对于父母已经死亡或父母无力抚养的未成年的弟、妹,有扶养的义务。由兄、姐扶养长大的有负担能力的弟、妹,对于缺乏劳动能力又缺乏生活来源的兄、姐,有扶养的义务。根据崔振轻诉说的情况,显然他的弟弟对其没有扶养义务。

医院是否有权强行要求崔振轻离开?尹律师说:除非公安机关介入,否则医院没有权力和能力强制要求病人出院。

尹律师建议:在双方协商无果的情况下,医院可以寻求民政部门帮助,对崔振轻采取临时救助措施。

崔振轻是否能出院,本报将继续关注。

来源:大河客户端 编辑:沈晨


微信公众号:兰考生活(lankao365) 微信个人号:兰考114信息发布(lankao114)

延伸阅读:

标签:

上一篇:丁香医生 - 百亿保健帝国权健,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

下一篇:行政服务中心扎实做好稳定脱贫奔小康帮扶工作

发表留言

*

*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